从前他是“小跑堂”,现在,他拥有三台法拉利 | 人物志



▲Testarossa


黄浦江的风刮上北外滩,吹得印有“恩佐·法拉利”五个字的展旗荡着波纹飘动。展旗下停着一辆法拉利Testarossa,一抹热情的火红分外耀眼,给初冬的上海带来阵阵暖意。


这里是建投书局·上海浦江店,《恩佐·法拉利》中文版发布会现场。这辆Testarossa,属于资深的法拉利车主——朱裕华。他身穿一套考究的西装,满脸笑容,走进了岛主视线,在书店一隅坐定,开始讲述他与法拉利跑车、与法拉利传奇人物的情缘。




朱裕华今年62岁,拥有两台法拉利,第三台则在定制中。

 

法拉利车主,是什么概念呢?2005年,朱裕华在上海建立了国内第一家法拉利俱乐部,尽管车迷踊跃加入,但车主并不多。即便放眼全国,有能力开法拉利的也不足两千人。十年过去了,数量逐渐攀升,终于超过一万名。和飞涨的房价比起来,这个增长率慢得像蜗牛爬。

 

但具体到俱乐部会员,他们中任何一位的身价,增幅可能都超过房价。



125 S是由恩佐•法拉利和其团队在1947年正式打造的第一台赛车

 

据朱裕华说,有的年轻人刚开始只交得起300元会费,做级别最低的车迷会员。若干年后,已购入法拉利,跻身钻石会员。类似的“草根逆袭”,前前后后发生了十多次。


很励志的故事。


“谁能抵抗法拉利的诱惑呢?”朱裕华反问。意思是,法拉利是一种能激发人追逐梦想的车,你一旦着迷,便想拥有一辆、再一辆、又一辆……如此高昂的价格,将激励你不断奋进。



 

朱裕华说的是俱乐部里的年轻人,更是他自己。

 

1954年,朱裕华出生于上海。下过乡,插过队,去榨油厂做过工,又凭着努力升到了技术副厂长。改革开放后,他放弃这一切,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,专攻意大利语。

 

当时上海人最热衷英语,其次是日语,朱裕华的选择很冷门。原来,他父亲是乐队指挥,而从事古典音乐的人都要学意大利语。在朱裕华的童年记忆中,父亲总是在家中喃喃练习意大利语。此情此景不可磨灭,也像一块磁石吸引着他。

 

1980年,意大利总统山德曼·佩尔蒂尼访问上海。物以稀为贵,年纪轻轻的朱裕华被选为翻译。1984年,他大学毕业,立刻去了意大利。

 

起初,朱裕华在表兄开的餐馆里当“跑堂儿”。不久,接触到了法拉利。那是邻居家的。每逢周末,邻居打开车库,拉出豪车,擦擦洗洗,再上路跑一跑。发动机那“轰轰轰”的声音,在朱裕华听来,十分悦耳。



采用Touring车身设计的法拉利340 America barchetta,是一台早期最受人关注的法拉利赛车车型

 

很长一段时间里,朱裕华就在邻居家旁边蹲守,看着他洗车,看着他开车,再看着车进库。他大量搜罗汽车报刊,盯着上面的法拉利照片出神。“我要是有一辆该多好啊!”这个小跑堂想着,两眼放光。

 

从那时起,朱裕华时刻留意着身边的商机。有一天,他听几个意大利商人的聊天,意识到机会来了。

 

那是几个做油漆刷的商人。他们议论说,意大利人不爱吃猪肉,加上猪又都是大工厂养殖的,猪鬃很短,不太适合做刷子。相反,中国的猪鬃够长,韧劲十足,价格还便宜。几个意大利人想去找中国厂家,但苦于没门路。



▲500 TRC Spider(1957)是法拉利有史以来最美杰作之一


朱裕华一听,立马自我介绍,很快担当起中间人角色。凭着精通中、意两语,他让买卖双方顺利达成交易。这看起来只是一桩小生意,却不想此番合作竟让意大利其他的油漆刷厂经营不下去,破产的破产、被收购的被收购。

 

“我也算是打垮了一个行业。”他笑道,有点小得意。

 

赚得第一桶金,朱裕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买下惦记许久的爱车——法拉利Testarossa。今年12月3日下午,他驾驶着这辆车来到建投书局·上海浦江店,参加《恩佐·法拉利》中文版的新书发布会。此举是有意为之。



▲布洛克·耶茨著、中国上海法拉利俱乐部译《恩佐·法拉利》,为“建投书局传记系列”首部作品


朱裕华记得,他是在1988年下的订单,就在当年的8月14日,“赛车之父”恩佐·法拉利逝世,享年92岁。第二年车钥匙到手,朱裕华百感交集——Testarossa,这可是恩佐生前参与设计的最后一款车!

 

据《恩佐·法拉利》记载,Testarossa由法拉利最信任的车身厂家斯卡列蒂精心打造,它与250GT并列成为法拉利的经典车型。


恩佐的激情、奋进一直激励着朱裕华,他将恩佐视作偶像。对这辆Testarossa,他自认分外爱惜。至今已快三十年了,车依然崭新如初,外表夺目,美得张狂。

 


▲恩佐·法拉利
(1898.2.18——1988)


对法拉利车迷来说,对车的欲望都有个演变过程:想要一辆法拉利——终于拥有了——不满足。朱裕华亦如此。所以要继续努力。


1993年,朱裕华抓住商机,办了一家小型翻译公司。一步步打拼,十几年后,他已手握一家投资公司、一家贸易公司、一家咨询公司和两家旅行社。自然,他有了第二辆法拉利。是时候了,他告诉自己:办一个法拉利俱乐部。

 

从2003年筹划到2005年成立,整整花了两年。朱裕华可不想打造个“山寨版”,他讲究根正苗红,要挂靠上法拉利集团俱乐部管理局。

 

“我使出浑身解数,动用了在意大利的所有人脉。”朱裕华与法拉利总裁蒙特泽莫洛见了三次面,还说动意大利参众两院的有关议员及圣马力诺共和国王室成员,最终获得了授权。这样的法拉利俱乐部,全球约有650家。




会员们经常聚会,交流经验,展示各自的跑车。朱裕华印象最深的,是一辆以恩佐·法拉利命名的“法拉利恩佐”。想要购置那款车,你得先拥有6辆法拉利。


冯小刚电影《老炮儿》里的小飞(吴亦凡饰),开的就是法拉利恩佐。他的车被晓波(李易峰饰)划了一道口子,索赔10万元。

 
▲《老炮儿》剧照


目前,朱裕华的第三辆法拉利正在定制,距离6这一数字还有不小的距离。但作为法拉利集团股东、法拉利俱乐部会长,他享有特权,能够亲自到车间,摸一摸每一款车。这待遇,让普通车迷垂涎三尺。


更令普通车迷羡慕的是,朱裕华和舒马赫关系密切。这位法拉利车队的传奇车手,经常邀请朱裕华坐私人飞机。他呢,对舒马赫也崇敬有加,收藏了许多与之相关的物件,签名、帽子、衣服、合影,放满了俱乐部的小别墅。



舒马赫
 

▲舒马赫赠送给朱裕华的签名赛车服


“喜欢法拉利的人,肯定喜欢F1,因为F1的历史,可以说是法拉利的历史。”朱裕华自豪地说。他是资深的F1车迷。


观看F1的历史,也折射出朱裕华的人生轨迹——年轻时只能买草地票,站赛道边上看;如今,他有资格坐贵宾席。朱裕华却不稀罕。内行都知道,赛事最精彩的部分总出现在拐弯处,而贵宾席正对着直道,不够味。明年4月又是F1中国站,上海法拉利俱乐部和澳大利亚法拉利俱乐部约好,包下赛道拐弯处的草地席。

 

对那场比赛,朱裕华很期待。自从舒马赫退役,他不再每一次都亲临现场,而是有所选择。“不像年轻时候啦……”说到这儿朱裕华停顿了一下,随即转弯,“不对,我现在也还年轻。喜欢法拉利的,心态都年轻。







福利


正在进行的文艺比拼活动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,

岛主和岛民都非常激动!


岛主决定加大活动力度

今天我们公布两位获得二等奖的用户。


没有参与到的岛民可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获得游戏

周一公布一等奖 18支香水礼盒 获奖名单!!!


温馨提示


获奖的用户是岛主从转发游戏至朋友圈的岛民中选取的哦。


今日获奖名单



颖颖

W子健



奖品 喜马拉雅山盐灯




请获奖的岛民把联系方式发送到后台

方便岛主邮寄哦~





· End ·

文字 / 胡   描

图片 / 杨懿龙

编辑 / 乔如月

视觉 / 徐铭远

(部分图片来自法拉利官网)


往 期 回 顾


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彩


大砂器 | 樊小纯 | 自然造物 | 盲人影院 | 张爱玲 | 张小泉

人工智能 | 供销社 | 盐灯 | 白石一文 | 啤酒 | 袖珍世界 |  鲍勃 · 迪伦


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,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。

针对侵权行为,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。


长按下面的二维码,你就能成为「拾贰象岛」的「岛民」啦!




点击阅读原文参与